1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

  今年是实施“十三五”规划的重要一年,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。半年已过,“三去一降一补”有什么成效?三、四线楼市库存是否依然“压力山大”?“僵尸企业”处置得如何?企业杠杆率有没有降低、成本有没有下降?百姓迫切需要解决的短板补上了吗?

  围绕这些社会关注、各方关切的重要经济问题,我们在年中之际推出“‘五大任务’半年报”系列报道,通过个体生活的变化,以小见大,深度剖析半年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难点、痛点、亮点和突破点。

业界思考

  今年上半年,以沧州为代表的三、四线楼市,变化还是相当大。

  年初时,沧州楼市热火朝天,企业盈利高达50%,远超正常情况下的15%。为抑制房价过快上涨,市政府加大了住房用地的供给力度,从每年2000亩增加到3000亩。但地价没能随之下降,年初每亩800万元的地价,到6月底已经高达每亩1300万元。

  3月限购政策出台后,开发商的日子不好过。特别是由于前期房价居高不下,一些惜售的新项目还来不及开盘,导致限购政策出台后,销售陷入了僵局。

  针对市场新变化,一些开发商也在寻求与地方政府合作,参与到实行货币化安置的棚户区改造项目中。希望减轻自身库存压力,也给棚改户提供更大的安置房选择空间。但是,棚改项目毕竟数量有限,利用棚改去库存的效果并不明显。

  到底怎样才算健康地去库存?显然不能总靠临时出台限购令。如果想在保持楼市稳定的前提下去库存,可能需要借鉴有些城市的做法,先限地价,再限房价。地价不控制,房价很难降;房价虚高,老百姓有刚需的买不起,做理财的也会观望,还会积累新的库存。

  想实现“房子是用来住的,不是用来炒的”,不能仅靠短期的硬限制,更要依赖长期的软调控,不同城市应该利用地缘优势差异化发展,尽量实现供需两端的平衡。

  专家点评

  在“因城施策”去库存的作用下,今年上半年全国去库存效果比较明显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三、四线城市存在区域分化问题,有些热点三线城市的去库存进程较快,可售住房数量持续下降,导致房价有所上升,捂盘惜售现象屡屡出现。针对这类城市,应在准确研判后续需求增速的基础上,加大住宅用地供应节奏和开发上市力度,避免由于补库存缓慢造成阶段性供求再次失衡,诱发下一阶段出现房价上涨压力。同时做好政策预案,当房价涨幅达到一定程度时,及时出台限贷、限购措施,给过热的市场降温。而对那些库存仍然较高的三、四线城市,仍应坚定不移地执行去库存政策。

  除了去库存的因素,部分三、四线城市出现住房价格上涨还有多方面原因。第一,这些热点三、四线城市大都位于区域核心地区,或地处大都市圈辐射区域,随着新型城镇化快速推进以及区域融合发展,住房市场需求会有所提振。第二,由于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实行了限购、限贷政策,在溢出效应的作用下,一些自住需求和理财需求涌向附近的三、四线城市。第三,在前期优惠利率和首付政策拉动下,当地住房需求集中释放。

  后续去库存的关键,是要让新市民安居乐业。无论是就近转移的农业人口,还是返回家乡购房的外出务工人员,都将是下一阶段三、四线城市购房的主力军,要给予新市民购房更多的政策性支持,包括信贷、税收、保障等一系列措施,才可能为去库存争取多赢的结果。

来源:人民日报